听,这是黄金的召唤!二战时期这些“宝藏传说”靠不靠谱

 美娱动态     |      2018-11-09 00:54

  (2015-07-08 16:47:19)

  自古以来,各类“宝藏传说”总是能引人入胜,而发端于二战的此类故事更是各类文艺作品素材的“富矿”。比“山下宝藏”更广为人知、也拥有更多拥趸的是“纳粹宝藏”。

  时年28岁的美军中尉汤姆·乔米多尔是一名艺术鉴赏家。大教堂宝藏的一部分,是他通过战地军邮寄回家乡得克萨斯州的第一批战利品。他寄回来的有时是油画,有时是银器和瓷器。图为美军在盐矿下检查纳粹掠夺的艺术品。

  在图宾根州的默克斯矿井里,美军曾起获面值30亿帝国马克的纸币、各国金币以及8645块已装箱的金条。但是据记者吕茨·哈赫迈斯特预计,被找回来的纳粹宝藏最多只有总量的三分之一。

  但当这些宝藏被转移出科亨多夫后,有3辆卡车消失了。这种事经常发生。奎德林堡大教堂的部分宝藏在战争末期也消失了。其中有包装在黄金和象牙中的圣徒遗骨、精美包装的福音书、海因里希一世的百宝箱和他的象牙胡子梳。这些都是德国最宝贵的艺术品。图为美军士兵展示他们从盐矿转移出来的名画。

  8月6日,美国“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艾卡拉兹”号上的菲律宾船员下船后与家人团聚。

  纳粹德国的艺术品交易总体上是门肮脏的生意,艺术品交易商、拍卖行和私人收藏者均参与其中。被盖世太保没收的画作的来源往往被隐瞒。为逃避恐惧而试图出售艺术珍品的纳粹受害者的困境被无耻地利用。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可靠数据和资料可以统计纳粹德国在二战中劫掠的这些众多黄金和财宝的准确下落,只有少数财宝的下落得到了确认。 图为美军官兵在检查一幅从盐矿转移出的达芬奇画作。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5月31日早晨,菲律宾警察登上了距菲律宾北部吕宋岛海域约4公里的一个无人岛——卡邦岛(Capones Island)。逮捕了在这个岛上进行“探宝”的4名日本人和13名菲律宾人。

  8月6日,透过两位菲律宾海员,可以看见美国“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艾卡拉兹”号正向岸边驶来。

  1943年在奥地利的矿井坑道里,纳粹曾存放了近万件艺术品。油画、钱币、雕塑以及珍贵乐谱,从面临空袭威胁的博物馆转移来和从整个欧洲劫掠来的珍宝被存放在矿井里。

  记者格尔德·海德曼说:“黄金放置在图宾根州的默克斯矿井,两名妇女事先看到了国防军把很多东西搬下去,然后将此泄露给当时违反与苏联人的协议进入图宾根州的美军。”在地下500米深处存放着德意志帝国银行的黄金和现金储备,即面值30亿帝国马克的纸币。当时,这笔钱多得令人难以想象。其中包括大量金币、金条,普鲁士钱币和一家硬币博物馆的所有藏品,以及被占领国的大量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美国大兵进入坑道后,发现了装在袋子里的各国金币和8645块金条。

  数十年来,怀揣一夜暴富幻想的人前赴后继,细心聆听“黄金的召唤”,渴望成为这笔宝藏的主人。

  二战时纳粹德国以及日本侵略者的疯狂劫掠,聚敛了大量宝藏。而从战后一直到现在,也并没有一个可靠数据和资料能够统计、指出这些宝藏的准确下落,仅有少数财宝的下落得到确认,这也为各种“宝藏传说”提供了巨大的空间,“黄金的召唤”蛊惑着一颗颗渴望一夜暴富的心。(文/董磊)

  参考消息网8月1日报道在二战即将结束之际,日军将在东南亚各地劫掠的黄金和宝石埋在了菲律宾,而这笔宝藏的价值有传言称达到100万亿日元(1日元约为0.06人民币)。因当地日军的司令山下奉文,这个宝藏传说也被称为是“山下宝藏”。

  党卫军“干将”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是海因里希·希姆莱的密友。他让人收购了众多企业:这些企业表面上是无害的股份公司,实际上却充当情报机构。瑞士很快遍布纳粹企业、“壳公司”以及秘密账户。纳粹权贵们在瑞士可以安然地进行秘密交易。当纳粹接近战败时,纳粹似乎觉得瑞士是能使其大部分财产免于被盟军没收的唯一途径。英美媒体至少在1944年就听到了风声。瑞士当局也知道德国人正在寻找能协助他们掩盖财产所有权的瑞士人。图为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纳粹宝藏”为众多传说、流言、推测、阴谋论和所谓的轰动事件提供了素材。希特勒、戈林、里宾特洛甫,第三帝国的巨头在其中扮演主角。比如据一名纳粹宝藏研究者称,戈林搜刮了几乎所有的法国油画。

  但是有海量的宝藏仍藏于地下的说法也遭受了一些质疑,因为研究发现在战时存在普遍的财宝流失和“监守自盗”行为,另外也不排除大量珍宝随着纳粹分子在战后潜逃到智利以及阿根廷等地。

  比如美军将科亨多夫盐矿里起获的宝藏转移时,有3辆卡车消失。存放着大量最宝贵艺术品的奎德林堡大教堂,也遭遇了严重的珍品流失,而窃贼正是负责看守的美军。史学家和艺术研究家维利·克特在追踪纳粹宝藏时就发现,一再有部分宝藏从美国得克萨斯州流向全球各大拍卖行。

  例如奥地利的施泰因贝格豪斯。在那里的“死亡山脉”的边缘,从14世纪起就有人采盐。在地下750米深处,总共长达45公里的坑道贯穿盐石矿井。这座迷宫有一个地下小教堂,现在是博矿井物馆。据馆长透露,这里十分适合存放被掠夺的油画。纳粹运来了近万件艺术品,将其存放于此。他还说:“除油画外,也有雕塑,比如米开朗琪罗雕刻的布鲁日圣母像,还有博物馆收藏的钱币、武器和乐谱。”图为美军在检查存放在盐矿内的大量黄金。

  据报道,菲律宾自1960年代就兴起“寻宝热”,在寻宝过程中也曾出现过死亡事故。1992年,被质疑非法敛财的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就曾表示是“通过山下财宝积累了财富”。这些有点像好莱坞电影剧情的情节,为“山下宝藏”平添更多的魅力,也“驱使”更多人相信在菲律宾某地的地下有一大笔的宝藏待人去挖掘。

  (2013-08-06 17:15:00)

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被捕的菲律宾人大部分是附近的渔民,是被日本人以每天1千比索(约合130元人民币)雇佣的。被逮捕的4名日本人中,还有一位16岁的日菲混血少年充当翻译,这些人对于“山下宝藏”可能在卡邦岛的信息是来自一个70多岁的日本人。当地警察表示,卡邦岛在战争期间确实曾有日本军队驻扎。  当战火最终烧到德国时,征服世界的幻想变得越来越渺茫,纳粹的巨头们开始将劫掠的宝藏转移到地下。这些“宝藏故事”涉及满载黄金的火车、堆满了艺术品的地下仓库、从德国向瑞士运钱的运输车,当然也涉及曾一度被称为“世界第8大奇迹”的琥珀宫。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美国参战后,导致越来越多与德国紧密合作的德国企业在瑞士设立子公司,目的是借此拯救在美国的投资。为此,亲纳粹的企业使用了当初犹太家族避免企业被“雅利安化”的方法,即建立瑞士控股公司和“壳公司”,由此掩盖企业的真实产权。比如,法本化学工业公司成立了子公司,其部分资产由此正式转变为瑞士资产。按照这一模式,德国人在瑞士拉开了一张由“壳公司”组成的网。图为德国法本工业集团厂房,摄于1941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二战时期, 纳粹德国领导层中的艺术爱好者系统性地搜刮艺术品。当时,这些艺术品在欧洲花一点钱或者靠大力威逼就能获得。而其中许多珍品直到今天也没有出现。记者吕茨·哈赫迈斯特预计:“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纳粹宝藏被找回来。”一名终生寻找纳粹宝藏的研究者说:“戈林让人买下了(实际是没收了)所有的法国油画。”他还说,戈林有时也付钱——但用的是空军的经费。盟军攻入德国本土后,希特勒考虑将宝藏转入地下。图为希特勒在视察纳粹德军掠夺来的艺术品。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作家吕茨·哈赫迈斯特调查称:“有些机构,如帝国安全局的一些部门,将库存的现金带走,为的是最后还能犒赏手下。德意志帝国银行则将黄金储备放在图宾根州和巴伐利亚州的矿井内——存放行动不是统一进行的,在1944年末加快了速度。”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美国人的法眼。美军并未按照原计划向柏林进军,而是突然转道前往图宾根。转换路线或许是因为他们听到了“黄金的召唤”。图为美军在盐矿下转移圣母像。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根据今天的价格,它们价值22亿欧元。美军扣押了这些黄金,在10辆自行高炮、多架飞机和5队步兵的护送下,用32辆卡车将这些黄金运往位于法兰克福的德意志帝国银行。同样被保护起来的还有油画,以及装有珠宝和来自集中营的金牙的箱子。图为美军在盐矿下检查纳粹德军掠夺的油画。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史学家和艺术研究家维利·克特在战争结束后开始寻找这批宝藏。他确定,盗贼一定在美军守卫者之中。他说:“我把这些美军部队的成员记录下来,而且一直认为,只可能是军官实施了这次掠夺。”一名美军老兵回忆说,当时曾看到一名军官从地洞出来时的样子:“他腋下夹着一个包裹,然后把它藏在吉普车里。他就是这样盗窃宝藏的。”图为美军欣赏从盐矿转移出的珠宝。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后来,大教堂教区和乔米多尔的后人围绕这批不再完整的大教堂宝藏开展了法律诉讼。最终人们将这些被掠夺的宝藏从非法继承人手中买下:向美国军官的后代支付了300万美元赎金。图为美军军官在盐矿下检查纳粹存放的金条。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正在与美国“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艾卡拉兹”号的船员握手。在菲律宾卡邦岛,警察手指因寻找山下财宝而被挖掘的洞穴

  8月6日,美国“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艾卡拉兹”号抵达菲律宾。图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登上甲板。